立即註冊 登錄
女主臺灣論壇|女王調教資訊SM小說視頻交流平臺 返回首頁

测试号的個人空間 https://nvztw0.com/?21697 [收藏] [複製] [RSS]

日誌

第一章 高贵的修行者仙子竟主动献身成为供凡人虐待玩乐的肉便器 ...

熱度 1已有 21 次閱讀2022-11-20 07:05

青州,碧水宗。 “练气圆满,终于快要筑基了!” 碧水宗的一处外门弟子洞府内,一名约莫二十来岁的身段,气质冷冽修长。身着黑红色长袍,绝美艳丽的脸庞上一双绯红色的眼瞳透露出的冷意令人不禁一颤。 女子名为顾云汐,穿越至今年方二十,乃碧水宗外门弟子。 碧水宗是青州两门三宗其中之一,在方圆万里之内实力极为强大,为金字塔顶端的宗门,宗门当中拥有强大的元婴老祖坐镇。作为青州五大宗门之一,从创派至今已有数千年历史,明面上的两名元婴老祖更是使碧水宗与其他四宗雄霸于青州的顶端,令无数散修和平民抢破了脑袋都想挤进的门派。 在修行到了练气大圆满之后,顾云汐感受着体内灵力的涌动不禁感叹,能在两年之内从一个什么都不懂的修仙小白修炼到如今的练气大圆满,多亏了跟顾云汐一同穿越而来的小石头。 起初还以为这块石头平平无奇的顾云汐正打算扔掉时,这拇指大小的石头竟是直接钻入了顾云汐的小腹之中,当时可吓坏了顾云汐。后来发现这石头竟能将身体的某种因素转化为一滴滴液体储存在腹中,顾云汐将其命名为悟道液,这小石头转化而来的悟道液用处可谓极大,一滴悟道液便能短暂的大幅提升自己的悟性和提纯自己的灵根,而小石头则是缓缓的增强自己的灵魂、肉身、悟性。 只是现如今身体内也仅仅只有两滴悟道液,目前顾云汐还未得知悟道液是根据身体的什么因素而产生的,而小石头也被顾云汐命名为银石。 “呼……只要我在今年的十月份之前突破到筑基境界,只要不出什么意外,我就是铁板钉钉的在三个月后的外门大比中脱颖而出进入内门。” “但是这个悟道液,到底是因为什么缘故而产生的呢?穿越至今两年仅剩两滴了,这三滴悟道液还是在穿越前产生的,在入宗大选中使用了一滴将灵根从四灵根提纯至了三灵根,否则以我四灵根的天资,虽达到了最低标准,但肯定会因年龄太大而被淘汰。” 顾云汐百思不得其解,但为了三个月后的外门大比,将小腹储存着的两滴悟道液使用了一滴,但是灵根却并未提升。 “怎么会如此?莫非灵根的每一次提升,都需要两倍的悟道液?” 顾云汐美眸中闪过一丝精芒,将体内另一道悟道液也使用掉,果不其然,灵根直接从三灵根提升至了双灵根。 从双灵根开始,在青州就已然是傲视众人了,且不说九成九的平民百姓甚至连仙路都摸不到,更别说九成九剩下的0.1成中还有绝大部分的人仅仅只有杂灵根和四灵根的天资,除非获得大机缘,得到可以改善灵根的天材地宝,否则只能碍于四灵根的局限,这辈子也只能在练气筑基境界徘徊郁郁而终,不过也比还在为温饱而挣扎求生的平民百姓强上百倍,在这个世界中除了青州还有其他大洲,不过碍于各大洲之间都相隔着海洋,所以基本不相往来。 在使用光了腹中仅存的两滴悟道液后,顾云汐也是不浪费两滴悟道液所带来为期两天的大幅悟性提升,修炼起了宗门的荡云剑法。 经过了两天的感悟修炼剑法,顾云汐的荡云剑法已然进入了圆满境界,这乃普通修士十几年甚至数十年才能达到的成果,在悟道液恐怖的增幅下,仅仅两天便从入门到圆满,不可谓不神奇。 “圆满的荡云剑法,只要我进入筑基境界,那今年的外门大比首名非我莫属,甚至于碧水宗的圣女之位也有望一争,呵呵~外门大师姐,内门的一根毛都比不上。” 顾云汐心中暗道,正欲站起身子时银石在腹中传来了一阵炎热感,掀起衣物一看,原本洁白如玉的小腹上竟是刻上了粉红的纹迹,顾云汐一看想到“这不是蓝星上的淫纹吗,银石在我的小腹刻上了淫纹,难道悟道液是由性有关的行为转化而来的?” 想到这顾云汐俏脸不禁一红,但也欣然接受了,在穿越前顾云汐就是个淫乱的女人,不过在蓝星时碍于社会性死亡和害怕自己玩脱了,所以压制住了本性,如今穿越至修仙至上的世界,这让顾云汐压制已久的内心不禁一动,或许可以在此肆无忌惮的玩乐。想到这的顾云汐便是前往任务堂去。 “师姐好!” “师姐来领取任务了啊,请跟师弟来。” 顾云汐因绝美的面容和婀娜的身姿加上冷冽的气质早已在入门的时候就被众多男弟子认定为高贵的冰山美人,激起了无数男弟子内心的征服欲望,碍于身份和实力的差距,却是不敢在顾云汐面前造次。 “王二,你看师姐那身姿,真想把玩一次那双玉乳啊,让我付十年寿命都行!” “李兵,你小声点,师姐听到了你就完了!” “真是个骚货,不久仗着自己长得漂亮些,那双奶子大了点吗。”一名相貌平平的女弟子愤恨说道。 顾云汐如今练气大圆满的境界,听觉视觉在灵力的增幅下大为增长,这些闲言碎语都是听的一清二楚,顾云汐听到那些对自己的污言秽语不禁面色一红,胡思乱想起来。 “师姐,您怎么了,是身体有何问题吗?”任务堂弟子问道 “无妨,你把任务栏中练气圆满两个月内能完成的任务都给我列出来。”我摇了摇头,淡然说道。 “师姐不愧为外门第一人,竟是突破了练气圆满境界,师弟在此先祝贺师姐,此次外门大比师姐定是三名内门弟子中的一员了。”任务堂师弟献媚的祝贺过后也是手脚利索的为顾云汐挑选出了符合我要求的任务出来,仅有3个任务。 任务堂师弟此时突然小声的说道“顾师姐,师弟我叫为王子金,我推荐师姐选这个前往青泉城镇压妖邪的任务,任务简介上虽是练气圆满境界的妖邪,可那名妖邪被一位练气圆满的师兄两败俱伤后躲避在此,实力大降,青泉城的利润也极为可观。”王子金明显是看上了自己板上钉钉的内门弟子身份,想要跟顾云汐这种两年练气圆满的天才打好交道,好在将来自己在任务堂的职位能够稳固下来。 顾云汐美眸盯着王子金深深看了一眼说道“王子金是吗,嗯。” 王子金的脸上露出了浓郁的笑容,俯身恭送着顾云汐离去,我也是接过身份令牌转身离去,身后传来了一道道羡慕、嫉妒、崇拜的眼神。 “顾师姐居然练气圆满了,不愧是外门第一啊。” “是啊,我比顾师姐还早入门五年,如今还在练气中期踏步,惭愧惭愧。” “这个王子金,倒是可以利用一下,虽说宗门内有内门外门之分,但任务堂只有一个,也是可以为我提供一些便利。” 我暗自想着,心中也是把王子金列入了可利用名单上,此人能在任务堂这个明争暗斗极为激烈的地方稳稳的保住自己的位置,必然有着可取之处。 在身后的议论声中,顾云汐也是驾驭着飞剑想着青泉城飞去,青泉城距离碧水宗也只有六百多里的路程,驾驭飞剑只需半天即可到达,顾云汐将飞剑提速到了极致,边走边恢复灵气,地上的普通人看到了空中飞行着的顾云汐都是如见天人一般跪下祈祷。 半天过后,终于到达了青泉城的顾云汐在城外山林中收起了飞剑,提步向着城门走去。 青泉城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只是偏远地区的小城,城内城主也仅有练气中期的水平,这种水平在碧水宗中可谓遍地皆是。 顾云汐走到了城门前,城门来来往往的普通人皆是被顾云汐美艳动人的身姿所吸引,偷瞄着这仿若天上来的仙女,此时的城卫看到了顾云汐腰间挂着的碧水宗的身份令牌,神色恭敬的走了上来。 城卫走到顾云汐面前拱手道“见过碧水宗上仙,还请上仙随小的一同前往城主府,城主已设好晚宴接待上仙。” 看着城卫恭敬的模样我点了点头,随着城卫的带领坐上了一辆在这偏远小城中算得上是豪华的马车,前往位于中心的城主府。 路上的居民自然是认得这乃是城主的马车,看着这马车呼啸而过的样子不禁感叹“不知今日又是哪位大人物来访我青泉城。” 女路人“应该是城主大人请来剿灭这几天城南突然出现的恶鬼的吧,这个恶鬼已经害死了几十个人了,真希望这位大人能够把这恶鬼杀了。” 男路人“我刚在进城的时候看到了这位马车上的上仙大人,真美啊,看的我都走不动路了。” 一位书生说道“哼,没见识,那叫倾国倾城,这位上仙乃是传说中的宗门弟子,岂是你们这些凡夫俗子可以妄想的。”碍于普通人的行动不便,并不像修行者那般可御剑飞行日行千里,绝大多数的普通人连宗门和修行者的样子都很少见,只能从酒馆中或者游行诗人口中才能听到一些关于仙人和宗门的传闻。 进入城主府,顾云汐还未来得及看城主府的布局,一肥胖中年男子便是迎了上来。 “这位仙子一看就是碧水宗来的大人,小人就是发布任务的青泉城城主徐意丰,一路赶来辛苦顾仙子了,小人已为仙子准备了晚宴,还请仙子恕小人招待不周。”徐意丰肥胖的脸上谄媚的笑容更是把本就小的双眼更是挤得只剩下一条缝来。 顾云汐见状轻笑一声,便是随着徐意丰进入了会客厅,在会客厅简单听了一下徐意丰对这只妖邪的哀声怨道后,顾云汐也是摸了摸自己腹部的淫纹,起身便要离去。 “顾仙子,且慢。” 看到顾云汐对他刚才的话语毫不关心后,徐意丰明白,这次自己得大出血了,徐意丰连忙上前掏出了一个储物袋,塞到了顾云汐的手中说道“顾仙子,怎么这么不小心啊,您的储物袋都给拉在椅子上了。” 看着徐意丰肉疼的模样,顾云汐接过储物袋打量一番,惊讶的想到“怪不得王子金会说青泉城利润可观,这还未动手便是五百块下品灵石,要知道外门弟子一月都只能领取到10枚下品灵石,这手笔还真大啊。” “徐城主倒也是拾金不昧,今日我既然来了你青泉城,定然会帮你清楚青泉城的妖邪,不必担心。” 听到了顾云汐保证的话语后,徐意丰也是谄媚的点了点头,恭送着我离去。 看到顾云汐确定离去了的身影后,徐意丰暗暗嘀咕道“臭婊子,长得那么美,心真毒啊,五百块下品灵石,我存了几年才能存到,这下倒好,全给你个婊子了。” 青泉城南一处农田中 一农夫看着死去不久的同伴尸体说道“又被那恐怖的鬼怪害死一个,到今天都死了十几个人了,那狗日的城主府还把我们赶过来种田,他妈的。” 一旁的农妇更是看到自己丈夫的尸体泣不成声说不出话来,尸体旁围满了被驱赶而来耕种的农夫农妇十几个人,脸上都带着一丝阴霾。 顾云汐此时驾驭着飞剑在这十几人前停了下来,收起了飞剑走上前去问道“尔等可知那妖邪恶鬼藏身于何处?” 十几个农夫农夫看到顾云汐驾驭着飞剑的模样,吓得跪成一片哀求道“这位上仙大人,那该死的恶鬼已经杀了我们十几个人了,它就躲在农田再往后几里的山林中,具体在哪里我们也不知道,还请上仙大人为我们做主啊!” 另外的十几个人也是连连磕头哀声苦求到,顾云汐见状也不在停留,运转起功法便进入了深林当中。 找到你了,这妖邪此时藏身于一处深沟当中,顾云汐见其不愿露头,运转起荡云剑法,一剑劈在了沟中。 受到这一击的妖邪惨叫一声,右手更是直接断裂,没有多少理智的它见到顾云汐这一具鲜活的人肉便是嚎叫几声冲了上来。 看了一眼最多练气后期实力的妖邪,顾云汐冷哼一声,运转起圆满的荡云剑法一剑从下往上将妖邪的身子一分两半,本就实力倒退的妖邪更是抵挡不住练气圆满的顾云汐一剑,当即殒命于此。 顾云汐看了一眼妖邪的脑袋,一剑挥下,便是割下了其脑颅放置于储物袋中,转身向农田飞去。 在农田焦急不安等待着的农夫农妇们看到顾云汐这么快就归来不禁心头一紧 “上仙大人,您已经杀了那头恶鬼了吗?” 顾云汐看着他们焦急的模样笑道“区区恶鬼,一剑斩之。”说罢从储物袋中取出了恶鬼的头颅展示给众人。 众人看到如同梦魇一般缠绕在心头的恶鬼如今已死大喜,死了丈夫的农妇更是流下了泪水说道“你看到了吗,上仙大人帮我们报仇了,呜呜呜……” “感谢上仙大人为我们除魔,若不是上仙大人相助,我们迟早都要被城主府的人逼死在这。” 听到这句话顾云汐不禁皱了皱眉,问道“城主府的人逼死你们,为何?” 一农夫苦诉道“我们本来三十多个人的,因为近日来城南农田时常被恶鬼侵袭,已经死了十几个人了,那城主府还不让我们进城避难,还驱赶我们来农田继续种地,今日若不是上仙大人斩杀了那头恶鬼,我们都要死在这。” 顾云汐闻言也是暗叹一声“不论何时普通人的性命都是如同草芥一般,如若停滞不前,迟早也会如同他们一般被抛弃在城外成为弃子。”想到这里,顾云汐问道了一股臭味,转眼望去,是离得近的一位农夫身上散发出来的,因久未清洗的缘故,这些农夫农妇身上都散发着臭味。 而顾云汐闻到这味道时小腹刻着的淫纹却是散发着微弱的亮光,顾云汐看着众人说道“你们可知,我便是城主府请来的?” 众人一听吓得又是一阵磕头哀求顾云汐大人不记小人言放过他们一时口误。 看着这些人惊恐的模样,顾云汐媚笑一声说道“诸位不必如此,其实我也觉得城主府如此行为不对,所以我是来为诸位谢罪的~” 一农夫抬起头惊讶道“谢……谢罪?上仙可折煞我们了。” 看着众人怀疑的态度,顾云汐脱去了身上的衣物,露出了雪白的身子,众人哪里见过如此绝色的美人竟然会主动脱去衣物站在他们面前,一个个皆是看的目瞪口呆。 顾云汐此时已按奈不住身体的冲动说道“呜……还请,还请各位随意玩弄汐儿淫乱的身体。” 农夫们还未从震惊中回神过来,顾云汐便是将雪白的肉体贴在了其中一个农夫身上,将其的裤子脱去,露出了一根黝黑的大棒。 农夫们看着顾云汐天仙般的面容,想了想自己每天回家只能跟各种皮肤粗糙长相丑陋的妻子发泄,见到顾云汐如此主动,一个个也是按奈不住身子,皆是撕扯掉身上的衣物,凑到了顾云汐的身旁,用着自己干农活的粗糙大手覆盖着顾云汐的每一处肌肤。 顾云汐胸前的一对乳鸽更是被多双大手揉捏成各种形状,忍不住发出了诱人的呻吟声,听到仙子的呻吟声的农夫们更为激动起来,一个个提起了各自肮脏散发着浓浓的雄臭的鸡巴,从顾云汐的三个洞塞了进去,身后的农夫更是直接抓住顾云汐洁白的美腿,将顾云汐完全脱离了地面,悬空在半空中,胯下的肉棒直接送入了顾云汐饥渴已久的淫穴当中。 “呜……呜呜,哈啊,肏死汐儿,好棒,农夫大人的肉棒要把汐儿干死了~唔唔……” 还未待顾云汐说完,顾云汐的口中便是被塞入了一根肉棒,那弄弄的雄臭更是直接熏的顾云汐直翻白眼,三根肉棒不停地在顾云汐的小穴、后庭、口中进进出出,一股股白色的精液喷射在顾云汐诱人的体内。 “妈的,还以为这些仙子都多么高贵呢,还主动贴上来送肏,真骚啊,这骚穴肏的是真舒服啊。” 农妇们在一旁看着自己的丈夫在顾云汐身上耸动的模样也是气上心头,但却碍于顾云汐斩杀恶鬼的实力不敢上前劝阻,只能发泄般的说道“真贱,这婊子活该被肏死,当着我们的面都要发骚,一点脸都不要了!” “就是,你看看那贱货享受的样子,估计就是个万人骑的破鞋,还仙子,不知道的还以为哪家春楼出来的婊子犯贱呢!” 本就对顾云汐绝美的容貌和身材嫉妒不已的农妇们,看到自己的丈夫被顾云汐勾的魂都丢了的样子,更是对顾云汐生出众多不满,一个个脸上都带着怨气看着被农夫们夹在中间的顾云汐,仿若要将她活剥了一样。 此时在顾云汐体内射精过后的男人已然换了一批又一批,连撑在农夫身上的双手双脚都被其他没有抢到位置的农夫用来发泄,仿若一只母畜一般被三根肉棒顶在半空中悬浮。 轮奸着顾云汐的农夫们在发泄了两个小时后也是精疲力尽了,只剩下顾云汐满面潮红跪坐在一位农夫的身上,自觉的摆动着淫臀吞吐着胯下的肉棒,农夫们见顾云汐被十几个人轮奸过后依旧欲求不满的模样皆是叹息道“要是在年轻十几岁,一定把这个骚货干的趴在地上起不来身子。” 此时顾云汐在经过了十几位农夫的轮奸过后,更是激发出了淫乱的本性,看着一个个农夫气喘吁吁的模样,用手揉搓着被涂满了精液的淫乱美乳,对着站在一旁的农妇浪叫道“汐儿还要,姐姐,还请各位姐姐狠狠的惩罚汐儿这个不要脸的贱货~哈啊,还请各位姐姐不要留手,打死我这个勾引别人丈夫的婊子~” 一旁的农妇们早已有此意,一个个摩拳擦掌,拿起了一旁掉落的树枝和农具,气势汹汹的向着还在发浪的顾云汐走来。 “哼,这可是你说的,那我们就打死你这个犯贱的骚婊子,等会可别哭出来!” 只见两个走的快的农妇分别抓住了顾云汐的两只乳头向上拉扯,但却因为顾云汐的实力而有些不敢用力,这让顾云汐有些焦急的说道“唔……用力,弄死我这个不要脸的婊子,不要担心,哈啊~” 农妇听顾云汐如此淫贱的回答后也是放下心中的担忧,狠狠地折磨起了顾云汐淫乱的玉体。 顾云汐的乳头在农妇的拉扯下甚至被拉长到了脸颊旁,顾云汐也是被这剧烈的刺激的发出了尖叫。 “叫个屁,骚货,这才到哪,吃老娘的屁眼去吧。”一农妇直接就拖下了裤子,将散发着异味的肮脏屁眼直接坐在了顾云汐的樱唇上,顾云汐也是配合的伸出了舌头舔舐着农妇屁眼上肮脏的污渍。 “哎哟,这婊子真贱啊,老娘几天没洗的屁股坐她脸上她还舔上了,不过舔的还真舒服。” “哼,这骚货刚才有多贱你又不是没看到,平时都不知道吃了多少男人的肉棒了。”一农妇带着酸味说道 将顾云汐坐在屁股下的农妇扭了扭屁股,一脚踩在了顾云汐的右乳上,硕大的黑脚直接将顾云汐的右乳踩成了一张肉饼,随后农妇双手抓住顾云汐的左乳向后用力一拔。 “齁……齁呜~”顾云汐的左乳竟是极其夸张的被拉长了十几厘米,嫣然挺立的乳头更是碰到了农妇厚黑的阴唇上。 在这强烈的凌辱虐待下,顾云汐的下体也是喷涌出了春潮,高潮的淫水更是喷出了一米多远,一旁的农妇看到顾云汐被如此虐待还能高潮不禁鄙夷道“贱货就是下贱,奶子都要被拉断了都能高潮,我家的母猪都比她好上百倍。” 顾云汐在农妇们的羞辱和虐待下也是失去了理智,双手更是自觉的将自己修长的美腿掰开,露出了还残留着些许白浊精液的淫荡小穴,农妇们看到顾云汐粉嫩的阴部也是嫉妒不已,其中一位农夫举起了手中的树枝狠狠地抽在了顾云汐双腿大开显露着的娇嫩阴肉上。 女性的隐秘私处被硬物抽打的痛感使得顾云汐想要惨叫出来,但那惨叫皆是被农妇的屁股压了回去,只能发出不明的呜咽声。 想到周围之前对自己恭维不已的平民如此凌辱虐待自己的顾云汐更是按捺不住内心的欲望,双手扒开了自己的阴唇,示意农妇们击打这下贱的淫穴。 两个农妇看到顾云汐如此下贱的行为,也是丝毫不客气的用着自己手中的农具和树枝轮流抽打着顾云汐的穴肉。 {啪、啪、啪、啪、啪} 在抽打了数十下后,顾云汐的阴部也是红肿起来,猛烈的抽打让顾云汐的淫穴更是喷了不少淫液出来,抽打的灼热感灼烧着顾云汐淫贱的内心,淫乱的身体高更是迎来一波接一波的高潮。 被平民虐待着的顾云汐更是满足了内心的淫乱愿望,下体更是被抽打的喷出了尿液。 顾云汐的双乳更是被拧成了麻花一般,硕大的白兔也是在周围农妇的暴虐下布满了伤痕,更有农妇拿起了耕田的铲子用力拍打着顾云汐的美乳,被铁铲拍打的乳房更是发出了响亮的拍击声,每一次铁铲的拍打都将顾云汐的乳房拍的波涛汹涌,让一旁观战的农夫们更是起了反应,想要继续冲上前去教训这个犯贱的仙子。 经过数十分钟的虐待后,顾云汐的下体被虐待的不堪入目,鞭打的鞭痕和农妇的践踏,更是将原本娇嫩的淫穴染上了黑色的浑浊,两根硕大的玉米更是在顾云汐的小腹顶出了一道明细的凹凸。 乳房更是逃不过农妇们的毒手,铁铲的拍打将乳房击打的红肿不堪,树枝的尖端更是直直的插进了乳头中,浑身上下皆是鞭痕。 顾云汐感受着双乳的肿胀和满足的淫穴淫叫道“唔……哈~谢谢各位主人们的虐待,汐奴还想被主人们虐待~” 一旁休息着的农妇们听到顾云汐居然还有力气求虐,不禁惊讶道“都成这样了还犯贱呢,满足你这个贱货!” “真是条不要脸的母狗。” 农妇走到顾云汐身旁看着之前美艳动人的仙子已然被她们虐待的不成样子的肉体好笑道“弄坏了你的骚穴和乳房可别怪我们。” “唔,还请主人把汐奴勾引男人的骚穴和淫乳都弄坏吧,让汐奴以后永远勾引不了男人~” “你还有脸提,长得跟天仙似的,比母狗还贱~”农妇听到勾引男人这句话后更是火冒三丈,沾染着淤泥的黑鞋更是用力的在顾云汐插着树枝的乳头狠狠碾压起来,树枝更是全部没入了那肿胀的乳房中,在农夫的践踏下肆意破坏着顾云汐的乳房内部,鲜血更是顺着乳头流出。 “啊啊啊啊啊,对,就这样,弄坏我的胸部,用力踩死我这个婊子” 农妇听到顾云汐还在犯贱的话语更是疯狂的碾压着那伤痕累累的乳房,猛烈的快感从被农妇碾压的乳房冲上了顾云汐的脑海,高潮更是接踵而至,淫水顺着两根玉米流淌而出。 一旁的农妇们也没闲着,两个农妇将顾云汐的美腿摆成了一字马,淫荡的下体皆是暴露在了众人目光中,两位农妇更是不知从哪找到的锤子拿了过来,高高举起手中的锤子砸在了塞在穴内的两根玉米上,这巨大的力量直接将玉米全部没入了顾云汐的淫穴中,甚至插进了子宫口内。 “齁齁哦哦哦哦哦……齁啊~”这剧烈的刺激将顾云汐又一次推上了高潮的巅峰,猛烈的快感将顾云汐脑中的一切都冲散开来,意识一片空白,玉体也是一颤一颤的抽搐着. 如此猛烈的摧残,就算是由灵力的保护下,也会令一般女性痛苦不堪,但顾云汐小腹的淫纹却是将这令人发指的痛苦皆是转化为了同等的快感。 看着自己原本挺立在胸前的玉乳如今却被摧残的残破不堪,白洁光滑的下体更是狼狈不堪的模样,一股被弱者支配的快感涌上心头,欲望支配着顾云汐发出了淫贱的请求“还……还请各位主人,彻底玩烂我这个烂货,让我这辈子做不出女人~” 农妇们听到顾云汐的请求也是嘲笑着顾云汐的下贱,将顾云汐的身体捆在耧车上,将顾云汐的乳房向着地面后一并用力拖动起来,顾云汐看着自己无数男人都想把玩一番的洁白玉乳被农妇们用在田地中当做耕田的工具,这种巨大的落差更是让顾云汐的下贱的内心满足不已,嘴中也是淫乱的喊道“哦哦哦~齁唔……对,汐奴支配当主人们下贱的耕田工具,汐奴的贱乳就该用来给主任们翻地,就这样玩坏汐奴的贱乳~” 柔软的乳肉在地面不断的剐蹭着,顾云汐也是散开了保护着乳肉的灵气,本就娇嫩的乳房失去了灵气的保护后更是被这粗糙的地面剐蹭出了数道血痕,插入乳内的树枝更是在这剧烈的碰撞下刺出了乳肉,血液滴落在翻过后的土地之上,留下了殷红的血迹。 胸部传来的阵阵灼热的快感让顾云汐如同烂泥一般瘫软下了昂起的头,只能被农妇们拖着耕完剩余的田地,农妇们戏谑的嘲笑声和不远处农夫们的目光更是将顾云汐推上了云巅。 在被农妇们拖行着耕完最后一亩地的顾云汐浑身上下更是狼狈不堪沾满了泥土和,这让本欲再在顾云汐身体发泄一番的农夫们大失所望,农妇们看着顾云汐瘫软在地的模样窃窃私语着。 “这下这个婊子的胸算是彻底坏了,哼,让她刚来的时候挺着那对烂胸勾引我家丈夫。” “可不是吗,刚开始还高高在上的,不就是奶子比我们大点吗,还不是被我们玩的成了一块烂布。” “呵呵,这个贱人的奶子我们是弄坏了,她的贱穴还没呢,我有一个主意~” 农妇们一听连忙催促着提出主意的农妇说出来,那农妇眼珠子一转也是跟其他农妇们说出了自己的主意。 众农妇一听不禁吓了一跳,问道“这样,这样会不会把她弄死了啊?” “是啊,会不会有点太过了?” 那出主意的农妇看着众人害怕的模样摇了摇头,大声说道“这贱人都被我们玩成这样了都不反抗,刚才拿她的贱奶子耕地都耕烂了她都能高潮,不就是希望我们玩死这个贱货吗,有什么好怕的。” 农妇们一听也是,便配合的行动起来,顾云汐听到她们还有更刺激的玩法也是配合的瘫软在地不在动弹。 终于,农妇们弄好了设施,将顾云汐架了起来前往树旁,只见一农妇直接将树枝上固定好的绳子套在了顾云汐修长的鹅颈上,树下就插一根本是安置稻草人木棍,足有一米半长,后只听农妇们喊道“一,二,三,抬。” 顾云汐被农妇们抬起了身子插在了那一米五长的木棍上,木棍的顶端是圆的,将顾云汐顶在了半空中,顾云汐正想伸手去抓脖颈上的绳子时,却被农妇们用剩下的绳索将手脚都绑的死死的,只能像一根稻草人一般插在那木棍上。 没有地方可依的顾云汐只能在木棍上挣扎着,但这被淫水打湿的木棍却更加圆滑,在顾云汐的扭动下更是深入了淫穴几厘米,脖子上套着的绳索因顾云汐的下坠更是缩小,紧紧地勒住了那雪白的鹅颈。 “齁齁齁……咳咳。” 这要断气的快感更是刺激着顾云汐的感官,下体的子宫口快要支撑不住身体的重量。 {啪叽}一声,顾云汐的身体更是下落了十公分,木棍的形状在腹前明显的展示了出来,脖子上的绳索更是将顾云汐的脖颈勒出了一道红圈,这快要死亡的快感更是将顾云汐推向了高潮,身体也是不受控制的大小便失禁,污秽之物洒落了一地。 “真恶心,这婊子死之前还能高潮,我看也别叫仙子了,叫母畜吧。” 农妇们的嘲笑声传入了顾云汐快要失去听觉的耳中。 “齁齁哦哦哦……汐奴……齁齁……”被套紧了脖子的顾云汐却是只能发出听不清楚的猪叫声,脸上更是不复那高冷的面容,取而代之的是一副母猪般的窘态,这让一旁的农妇们大笑不已,更有甚至往顾云汐的身上泼洒着猪粪,几个农夫也是解开裤裆尿在了顾云汐的乳房和淫穴上。 这恶臭的味道和被当成母狗般凌辱的快感又将顾云汐推上了高潮,摇摇欲坠的身姿像是随时都会死去一般。 “咳……游戏,结束了哦。” 顾云汐低语着,但一旁的众人的嘲笑声却是掩盖了顾云汐的声音。 突然,顾云汐脖子上的绳索突然断裂,失去拉力帮助的淫穴更是没入了十几公分,像是插进了肠胃里一般,顾云汐却是发出了一声娇喘,等到双腿站在地上后,灵力将体内的木棍和树枝都推出了身体,将身体恢复成了原本的模样,身上的衣物也是完好无损。 一旁的众人看到都要死去的顾云汐居然起死回生一般,猛然想起这位可是丝毫无伤斩杀恶鬼的上仙,皆是下跪磕头认错起来。 顾云汐笑道“起来吧,汐奴和你们玩的很开心,不过你们要记住了,谁敢把今天的事情说出去,后果不是你们能担得起的~” 众人连忙答应下来,看着顾云汐御剑离去的背影,额头皆是布满了冷汗。 “她居然没杀我们,我刚才还以为我们都要死这了。” “你们有没有听到,她走之前还自称汐奴呢,是不是以后还会让我们玩?”一位农夫像是怀念着顾云汐玉体的滋味,不舍地说着。 “好啊你个死老头,我在旁边你还敢想那个骚货,我看你是不想跟我过了是吧!”一农妇对着他怒吼道,那农夫也是回道“你们都快把那仙子玩死了,再说了,你们不也玩的挺开心吗。”随后便是争执起来。 顾云汐御剑飞往城主府的路上,感受着腹中的十几滴悟道液,嘴角微翘“果然,悟道液是跟我的性行为有关,这就好办多了~”说罢便全速向着青泉城飞去。

路過

雞蛋
1

鮮花

握手

雷人

剛表態過的朋友 (1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2 個評論)

回復 云端翔 2022-11-28 15:18
朋友,要加个好友吗?你的文挺有趣的
回復 云端翔 2022-11-28 15:42
女主看起来以后会被当药鼎来玩啊,期待作者能写逆后宫。

facelist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評論 登錄 | 立即註冊

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女主臺灣論壇

GMT+8, 2022-11-28 22:48 , Processed in 0.021112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