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註冊 登錄
女主臺灣論壇|女王調教資訊SM小說視頻交流平臺 返回首頁

guyao的個人空間 https://nvztw0.com/?5850 [收藏] [複製] [RSS]

日誌

奪舍番外續寫

已有 41 次閱讀2022-10-21 15:32

「這?這裏是?」
面對著群山遮掩下的奢華別墅,我疑惑的仰望著身旁腳踩長靴比我要高上許多的妻子,已經熟悉了立花羽子的這張精致妖艷俏臉,我只覺得妻子的皮膚好像變得更好了,容光煥發間充斥著讓我意亂情迷的美感。
波濤洶湧的雙峰好似隨時都將撐爆那深V束腰設計的黑色女王裝,白皙柔滑的雙峰我雙手都不可盈握,依稀可見妻子那呈現激凸狀態的乳頭!繪製著蛇紋的過肘長手套包裹著的纖纖玉手充滿了情趣的誘惑,牽著我手的妻子柔聲說道:「這裏是我們的新家啊!你將會在這裏見識到我的另一面!」
「另一面?」
妻子如今充滿了成熟女性獨有誘惑的性感火辣嬌軀只是看上一眼就會讓我襠下肉棒情不自禁有反應,說話間門緩緩打開。
「汪汪汪~!」
狗叫聲嚇得我下意識的擋在妻子身前,可低頭看去,赫然是六位脖子上套著狗項圈,鼻子上掛著鼻環,小腿小臂都被砍斷後的小男孩!好似見到了主人一樣,人犬們虔誠的圍繞在妻子腳邊,菊花內插著一根做工逼真的狗尾巴,三人一組跪趴在妻子腳下,伸出舌頭去舔舐妻子那雙蛇紋長靴!
緊緊包裹貼合著妻子黑絲美腿的長靴上繪製著蛇紋,遠遠看去妻子那堪稱逆天般修長筆直豐腴的美腿宛如毒蛇!長達十五厘米的尖利靴跟泛著銀白色金屬光澤,宛如毒蛇的毒牙!
「老公,他們是我圈養的犬奴,你就把他們當做是狗就行了。」以下為收費內容(by http://www.prretyfoot.com)「這?這裏是?」
面對著群山遮掩下的奢華別墅,我疑惑的仰望著身旁腳踩長靴比我要高上許多的妻子,已經熟悉了立花羽子的這張精致妖艷俏臉,我只覺得妻子的皮膚好像變得更好了,容光煥發間充斥著讓我意亂情迷的美感。
波濤洶湧的雙峰好似隨時都將撐爆那深V束腰設計的黑色女王裝,白皙柔滑的雙峰我雙手都不可盈握,依稀可見妻子那呈現激凸狀態的乳頭!繪製著蛇紋的過肘長手套包裹著的纖纖玉手充滿了情趣的誘惑,牽著我手的妻子柔聲說道:「這裏是我們的新家啊!你將會在這裏見識到我的另一面!」
「另一面?」
妻子如今充滿了成熟女性獨有誘惑的性感火辣嬌軀只是看上一眼就會讓我襠下肉棒情不自禁有反應,說話間門緩緩打開。
「汪汪汪~!」
狗叫聲嚇得我下意識的擋在妻子身前,可低頭看去,赫然是六位脖子上套著狗項圈,鼻子上掛著鼻環,小腿小臂都被砍斷後的小男孩!好似見到了主人一樣,人犬們虔誠的圍繞在妻子腳邊,菊花內插著一根做工逼真的狗尾巴,三人一組跪趴在妻子腳下,伸出舌頭去舔舐妻子那雙蛇紋長靴!
緊緊包裹貼合著妻子黑絲美腿的長靴上繪製著蛇紋,遠遠看去妻子那堪稱逆天般修長筆直豐腴的美腿宛如毒蛇!長達十五厘米的尖利靴跟泛著銀白色金屬光澤,宛如毒蛇的毒牙!
「老公,他們是我圈養的犬奴,你就把他們當做是狗就行了。」
松開我的手,妻子順勢一屁股坐下,一匹身材極為健碩的歐美白人男子恰到好處的跪趴在妻子身後,圓潤豐腴的蜜桃臀正好坐在男子的背上。同樣是被砍斷了小腿小臂,襠下那根讓我感到驚嘆的碩大肉棒被貞操帶完全束縛,男人頭戴馬奴面罩,類似於假陽具樣式卻布滿了倒刺的馬尾巴根部插入他的菊花內!
面對著這一切茫然無措的我還未回過神來,四位赤裸著身體的帥氣少年討好般的用嘴含著妻子那戴著過肘蛇紋長手套的纖纖玉手,舌頭隔著蛇紋長手套舔舐妻子的手指,讓我震驚的不是眼前場景,而是這四人的身份,他們是如今最為炙手可熱男團的成員!
恭敬的跪趴緊緊跟隨著騎跨在人馬背上的妻子身邊,好似嬰兒吮吸乳頭一樣的貪婪吮吸用舌頭舔舐妻子那包裹在蛇紋過肘皮質長手套內的手指,靠著選秀被無數少女奉為男神的他們也曾經是還未靈魂穿越前妻子最為喜歡的組合,妻子是四人的瘋狂粉絲,可看如今這樣子好像是角色翻轉了!
如果說人犬之類的還是妻子原本身體的主人立花羽子的傑作,而妻子為了更好的假裝成立花羽子不被人發現而不得不使用他們,可這四位少年一定是妻子為了滿足自己的愛好而弄的!
「老公~,過來啊~!」
騎跨在人馬背上的妻子對著我招了招手,我這才亦步亦趨的跟隨,妻子好似女王般享受著奴隸們的服侍,犬奴們的舌頭順著妻子的靴底朝上舔舐,更有犬奴一口含著妻子那長達十五厘米的靴跟,眉目間滿是笑意的妻子逗弄著那四位帥氣少年,將偶像當做玩偶圈養,妻子展現出的氣質讓我總覺得自己好像也該和其他人一樣跪趴著!
「賤婢恭迎主人~!食物已經準備好了,恭請主人享用。」
穿著黑白相間女仆裝的女人眼神炙熱的盯著妻子那雙蛇紋長靴美腿,妻子這才揮了揮手,人犬和那四位少年恭敬的爬到一旁,呈現四肢著地般的跪趴,目光看向妻子,卻絲毫不敢逾越,我發現沒有妻子的命令他們的目光是不能超過妻子長靴玉足的腳踝部分的。
「她是負責我起居和執行我其他命令的女仆。」
身材高挑的女人長相妖艷,雖然不如妻子可放在外面也算是一等一的美女了,女人只是瞥了我一眼,用自己的臉輕柔的去蹭妻子的長靴玉足靴面部分,妻子緊繃著玉足拍了拍她的臉,女人頓時感激涕零。
「老公~!吃飯了。」
與面對著奴隸們的冷酷不同,妻子嘴角抿著笑意的將我牽著走到擺滿了各式精美食物的桌子面前,自從妻子靈魂穿越成立花羽子後,她就不再克製自己的食欲了,高挑豐腴的身材也讓妻子每一頓飯的量比我要大兩三倍。
妻子身後原本渾然一體的地面裂開一道縫隙,一位被砍斷了四肢的男人跪直了身體升了上來,雙眼被剜掉的男子讓我想起來之前古代的人彘酷刑!男人的腦袋昂起,妻子的翹臀直接坐在男人的臉上。
「吃啊,老公,你怎麽一直盯著人家的屁股看啊~!」
語氣中帶著幾分嬌嗔,妻子鼻息間發出蝕骨的呻吟,從我的角度正好能看見被妻子當做人椅坐著的男人喉嚨好像在蠕動,忍不住問道:「他好像在吃什麽啊?」
坐著男子臉上的妻子不用自己動手,身旁的七位女子嫻熟的將食物遞到妻子嘴邊,她只管享受就是,大快朵頤著精美食物,剛才妻子特意介紹的那位女人開口解釋道:「他不是在吃什麽,而是作為盛放主人黃金的工具。」
「黃金?」喃喃自語間我突然恍悟,妻子竟然一邊享用美食一邊將屎排泄到男人的嘴裏!
「主人很喜歡這種方式,那條人廁椅奴是經過精挑細選出來的,提前禁食一周,砍斷四肢的為了不讓他亂動,剜掉雙眼是他不配欣賞主人高貴的翹臀,他的舌頭舔舐主人的菊花,新鮮的黃金排泄到他胃裏後,他只是作為暫時存放的工具,別墅之下的是地牢,關押著各式各樣的奴隸,他們都在等待著主人黃金賞賜!」
「本女王今天心情不錯,就賞那些賤貨吧,老公,很有趣的哦。」
嘴角勾起一抹戲謔笑意,原本鋪滿了高檔木地板的地面瞬間變成了透明的,我這才發現原來別墅下面是人間地獄般的牢房!上百位砍斷四肢剜掉雙眼割掉舌頭的人彘奴隸身上滿是傷痕的昂起腦袋簇擁在妻子翹臀之下,妻子笑道:「奴隸越是痛苦我就越興奮,這些賤貨全都在期待食物經過我高貴身體消化後的殘渣。」
一根特製的金屬管插入了被妻子當做人廁椅奴坐著的男人身體,插進了他的胃裏,妻子排泄而出積攢的黃金順勢朝下掉落,那些已經完全看不出人形的奴隸不顧一切的爭搶著妻子的黃金賞賜!
眼前一幕太過於震撼了,似乎來了感覺的妻子一腳將腳下人廁奴踢開,那四位被她當做奴隸圈養著的少年配合默契的用身體支撐著妻子,四人組成了人體馬桶!妻子女王裝的襠部極為隱蔽的拉鏈拉開,低沈的舒爽呻吟間,冒著熱氣的黃金順著妻子菊花排泄而下,直接掉落引得那些低賤奴隸更加瘋狂的搶食。
酒足飯飽,妻子也舒爽排泄完畢,看樣子不過八九歲的一位小男孩嘴裏含著溫水爬到妻子的翹臀之下,用舌頭為妻子將菊花內的殘余黃金清理幹凈,享受著小男孩的舌頭服務,妻子嬌喘著說道:「這樣年齡的小男孩舌頭舔著才最舒服,用來作廁紙是最好的了。」。
目睹了妻子剛才狠辣性感的女王表演後,我已然欲火焚身,妻子牽著我的手進入臥室,極為誘惑的玉體橫陳般趟在足以容納二十多人同床共眠的床上,單手托腮,長靴美腿相互交疊,另外一只包裹在蛇紋過肘皮質長手套內的纖纖玉手對著我誘惑的勾了勾手指,語氣中充滿了無限挑逗的說道:「來啊~!」
呼吸急促的我迅速將褲子脫下,挺立著襠下那根碩大肉棒急不可耐的朝著妻子跑去,就在我準備撲向妻子的時候,她突然擡起左腳,靴底抵住我兩腿之間。
「別著急啊,讓這些賤奴把前戲弄好再說。」
說話間一位帥氣少年爬到妻子面前,小心翼翼的用嘴拉開妻子女王裝襠部極為隱蔽的拉鏈,伸出強有力的舌頭順著妻子的蜜穴嫻熟舔舐。欣賞著冷艷高貴的妻子,我的手情不自禁的撫摸那緊緊貼合包裹著她修長豐腴美腿的蛇紋長靴,布滿了防滑紋的血紅色靴底將我的肉棒側向踩到大腿根部,冰涼的靴跟正好踩到我肉棒根部與子孫袋交接部位,強烈的觸感刺激著我的子孫袋急劇收縮,肉棒也隨之膨脹。
「呃~!來吧,老公~!插我~!」
一腳將正在口交的少年踢開,妻子同時也將碾踩著我襠部的長靴收回,被妻子高貴的氣質完全折服的我不顧一切的撲到妻子身上。雙手隔著女王裝去揉搓把玩那對蔚為壯觀的雙峰,舌頭伸出舔舐妻子白皙柔滑的乳溝部分,襠下肉棒對著妻子的蜜穴就插了進去!
「嗯~!呃~!!」
龜頭撐開妻子緊致粉嫩春潮泛濫的蜜穴,緊貼著曲徑幽深的陰道一路朝內而去,極致的快感刺激中,我的肉棒在完全插入的瞬間就射了!身體興奮顫抖,將狠辣兇殘的女王妻子壓在身下,雙手在妻子妖嬈嬌軀上流連忘返,盡情享受著噴射快感的我看著妻子微微皺眉的緊致俏臉,氣喘籲籲的問道:「是我插得你疼了嗎?」
「還~!還好吧。」
勉強擠出一個笑容,妻子輕易的翻身改變了姿勢,以女上男下的姿勢將我騎跨在身下!豐腴飽滿的蜜桃臀完全坐在我的下腹部,雙手撐著我的胸口,充滿了成熟女性性感妖嬈的嬌軀主動上下起伏間,我那剛剛才射過的肉棒竟然變得更加堅挺。
快感太過於強烈,整個人好似漂浮在空中的我身體完全被妻子控製,我享受著這種另類的性愛快感,就像是我在被妻子強奸一樣!長靴美腿夾著我的腰部,妻子的蜜穴快速吞吐著我的肉棒,最多只堅持了不到二十秒鐘,妻子的蜜穴帶來的快感太強裂了,我又射了。
被妻子壓在身下氣喘籲籲的我來不及喘口氣,妻子的蜜穴好像瞬間變得更加緊致了,她上下起伏的腰身停止運動,圓潤翹臀好似磨盤一樣研磨著我的子孫袋,兩顆被完全壓扁的蛋蛋享受著前所未有的致命刺激,妻子的蜜穴內好像有一股強大的吸力,璇璇而下摩擦刺激著我的肉棒,仰望著媚眼迷離的妻子,我的雙手順著她腰肢朝下,那對蔚為壯觀的雙峰帶給我無盡震撼,肉棒在妻子蜜穴內痙攣顫抖著,暖流湧出,我再次射了!
接連的三次高強度噴射讓我極為享受,整個人沈浸在噴射快感中,肉棒急劇萎縮,妻子順勢從我身上站了起來。
「哎,老婆你…」
「我去洗個澡,騷母狗,去,為我老公把肉棒清理幹凈。」
騎跨著人馬,妻子朝著浴室而去,身後跟隨著十多位身材健碩的男子,看樣子應該是去服侍妻子沐浴的。這次的做愛我很滿意,算是和妻子重逢後我狀態最好的一次了,想必妻子也很滿意吧?
「哦~!!」
負責照顧妻子起居的那位女管家張嘴將我的肉棒含著,也將我的思緒拉了回來,聽著浴室中傳來的潺潺流水聲,疲憊感襲來的我雙眼沈重,迷迷糊糊的就睡著了。
轉過天來,腰間的酸痛感還未散去,欣賞著妻子完美的性感嬌軀,我那本就處於晨勃狀態的肉棒再次來了感覺,感嘆到古人雲只有累死的牛沒有犁懷的田這句話果然誠不我欺,見識到了妻子女王一面的我也不敢造次,小心翼翼的起床。
奢華別墅內略顯冷清,那些奴隸沒有妻子的命令都是通過密布的地道跪趴在地下室內的,在別墅裏閑逛的我滿腦子都是昨天妻子折磨玩弄奴隸時候冷艷兇殘高貴的樣子,情不自禁的走向鞋櫃處。
看著那雙蛇紋長靴和妻子換下的黑色長筒絲襪,我頓感心跳加速,自從靈魂穿越成立花羽子的妻子找到我之後,我發現自己對於妻子的美腿玉足充滿了好奇心,特別是此次見識到了妻子身為女王的一面後,潛意識內那股異樣的欲望迅速升騰。
不由自主的朝著鞋櫃走去,環顧四周確定沒人後,我雙膝一軟就跪了下去。小心翼翼的將腦袋朝著妻子的那雙蛇紋長靴挪了過去,一塵不染的蛇紋長靴讓我呼吸急促,鼻子伸到靴口,深吸一口氣。
「嗯~!」
讓我魂牽夢縈的幽香迅速襲來,急不可耐的大口呼吸著,混合著妻子玉足香汗與絲襪長靴的氣息對我來說宛如世上最為猛烈的催情藥物,襠下肉棒興奮的撐起大帳篷,龜頭頂端伴隨著心跳而摩擦內褲,我再次深吸一口氣後,雙手伸向了自己襠部。
扭頭再次確認無人後,我迅速的將褲子脫下,將妻子的那雙絲襪裹住自己興奮勃起的肉棒,絲襪的極致柔滑瞬間讓我欲罷不能。跪趴在地上的我伸出舌頭去舔舐妻子的長靴,雙手握著絲襪不斷摩擦擼動肉棒。
「呃~!老婆~!踩我~!踩死我~!!」
滿腦子都是妻子昨天虐殺折磨奴隸時的高貴冷艷樣子,我幻想著自己此刻就跪趴在妻子腳下,哀求著妻子狠辣玩弄我,肉棒與絲襪的親密接觸間,龜頭部分已經沁出了先導液,舌頭順著蛇紋長靴快速舔舐,這種感覺太奇妙了。
妻子靈魂穿越之前的溫婉恬靜樣子與穿越後的性感火辣加之兇狠殘忍在我潛意識中交相輝映,急促的呼吸間,我低賤的繼續哀求道:「女王~!老婆~!把黃金也賞賜給我 ~!嗯~!!」
最讓我感到震撼的就是昨天妻子一邊享用美食一邊將黃金排泄給奴隸的場景,襠下肉棒傳來的強烈快感刺激著我的奴性,我眼前自己就變成了馬桶人廁,張大嘴去迎接妻子的黃金賞賜,而妻子的長靴玉足如踩踏垃圾一樣碾踩著我低賤肉棒,整個人好似飄在雲端,襠下肉棒幾乎要融化在妻子的絲襪摩擦內了!
「呃~!老婆~!我要做您腳下最低賤的奴隸~!踩死我~!求求您將黃金排泄到我嘴裏~!」
高潮叠起間,我再也忍不住了,身體劇烈顫抖中,濃稠精華噴薄而出!
「是嗎?原來你還有這種愛好 啊?」
熟悉的聲音嚇得我猛然回頭,正看見穿著一件蛇紋情趣內衣的妻子傲然而立,那雙長及大腿根部的黑色皮質長靴讓她更顯冷艷。乳白色的精華浸透了絲襪流淌一地,噴射的快感還未散去,我連忙挪動雙膝朝著妻子爬去。
「老婆~!你聽我解釋啊~!不是你看見這樣的…」
「賤貨~!滾~!」

路過

雞蛋

鮮花

握手

雷人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評論 登錄 | 立即註冊

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女主臺灣論壇

GMT+8, 2022-11-28 22:43 , Processed in 0.018166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返回頂部